家具维修知识
宋代家具的用材解析
时间:2020-09-09 13:36浏览:

宋代是中国高档家具发展的重要阶段。没有这一时期的积累,明式家具的繁荣就无从谈起。因此,宋代家具是中国家具研究中不可回避的重要课题,对宋代家具材料的分析也不容忽视。然而,长期以来,家具艺术界对这一领域的讨论很少,或者是模糊的,或者是模糊的,这与明清家具的材料研究有很大的不同,也不利于我们对宋代家具的深入研究。当然,原因在于历史留给后代的内容太少,另一方面,人们对它关注不够。因此,笔者试图通过对宋代考古发现的不断考察和对宋代家具材料的深入梳理,探索宋代家具材料的应用现状和特点,以促进宋代家具研究的全面发展。

根据目前掌握的资料,宋代家具所用的材料有木、竹、藤、草、石、玉、陶、瓷等。以木材为主,种类繁多,取材于当地,包括软木如杨树、泡桐和冷杉、梓、杏、榆、柏、枣、楠木和梓等。随着经济的发展,宋代各行各业对木材的需求量很大,所以宋代更加重视木材的种植、开发和保护,有些皇帝甚至要求全国都要种植适合当地气候的树木。这一时期也有宋人编纂的传世植物谱,其中有《桐谱》、蔡襄《荔枝谱》、叶廷觉《名香谱》、赵《诸蕃志》等。还涉及当时木材的使用,特别是《桐谱》,该书分十卷叙述了泡桐木材的起源、分类、种植、采伐和利用,具有很高的价值。

我们根据木材的软硬性质将软木、木柴和硬木分类,以便于讨论。

软木和木柴

杨树是我国北方常见的树种,木材细、易加工、干燥快,但不耐腐烂,是历代建筑、家具和漆胎的重要原料。在宋代,杨树也被广泛用作屏风、箱子、箱子、座椅等的材料。如晋代山西大同颜墓出土的屏风、基座、帽架等。甘肃武威西部林场西峡墓出土的长方形桌子虽然饰有赭石,鞋底已腐朽,但据分析是由杨树制成的。

杉木又称“沙生木”,在我国南方分布广泛,产量较大。品种有红雪松、白雪松、水杉和柳杉等。木材轻而软,但纹理直,韧性强,耐腐烂和潮湿。当时它也被广泛用于家具加工。北宋苏松《图经本草》对杉木的利用有着特殊的记载。”材料又轻又湿,收支平衡是合理的。收支平衡并不坏,但远离甲虫。作为一个工具,它在夏天是不败的。”南宋戴东《六书故》也说:“杉木,题目是伐。杉木像松叶一样笔直,它的心又松又细。它可以用来做横梁、棺材和器皿,是所有树木中最美丽的。有更多的江南。也叫沙子,杉木是假的。其中一片薄薄的叶子很容易生长,也很温暖,人们称之为温莎。”因此,杉木成为当时南方人工栽培的主要树种之一。根据福建《建宁府志》,朱在福建建瓯的别墅,形成了“四周插杉”的景观。南宋袁彩在《袁氏世范》中也说:“人若有女儿,种上千棵杉木根,若长了,以为成亲,女儿不失时。”宋末方回在《桐江续集》卷15,《沂江回溪三十里入婺源界》中也谈到了杉木在当时民生中的重要性。他说:“杉木最好的地方是在觉土,山和山是交叉的。”种植杉木20年后,孩子已经结婚了。杉木林覆盖着蒲扇和中国

北宋苏轼曾谈及秧马(人们在水田里仍用它,常叫秧凳),它像一只底部有托盘的船,以避免在泥水中沉没。人们骑在背上,用两只脚在泥里滑行。没有它,人们在插秧时很难不时弯腰锻炼;有了它,人们可以蹲坐,减轻劳动强度,提高移栽效率。至于这种家具材料,他在文章中说.当我过去参观武昌时,我看到农民骑着秧马。以枣为腹,要其滑;以泡桐为背,要其轻。”(《秧马歌》第38卷)可以看出,当时的人们对榆树、枣树、梓树和桐木的独特质地和特性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榆树主要产于北方温暖寒冷的地区,其材质坚硬细腻,具有很强的韧性和柔韧性。榆树制成的家具、车辆和船只坚固耐用,是当时使用较多的家具材料。枣树主要分布在黄河流域,属于薪炭林中的一种硬树种。质地坚韧、耐琢磨、美观,制成的家具不易变形和开裂。正是由于榆树和枣树的这些材料特性,使其加工非常顺利,成为当时制作秧马腹的首选材料,便于在泥水中滑行,稳定耐用。

就泡桐木材而言,它的材料很轻,比重小于0.35,但加工速度快,锯后光滑平整,容易上漆。它既轻又实用,可用作贴面和衬里,也可用于制作盒子和橱柜。古代工匠也用它来制作棺材和竖琴等乐器。例如,河南信阳长泰关楚墓出土了泡桐制的琴、琴、鼓等乐器。对于它的栽培,宋晨曦《苏轼诗集》说:“童、多生于重钢君越,夹在山石之间,茅坝开阔而温暖。”他还说:“所有使用的材料必须在八月和九月永远切断,如果不切断,他们会吃得更多,但慕童永远不会死。”。(《桐谱•所宜》)

楸树,又名楸树,主要产于黄河流域,在中国南方也能见到。它靠近梓木,用它做的家具不容易开裂变形。与榆树和枣木相比,薪材的比重较轻,但与桐木相比,却要重得多。因此,关注桐木是很重要的。梓木也被用来制作棋盘。例如,陆游《桐谱•采斫第六》诗中说:“当你在竹院周围旅行寻找僧语时,你总是可以和客人下棋。”楸板,意思是楸板,是一种高质量的象棋。

楸树与楸树关系密切,在宋代被广泛应用于建筑和家具中。宋代陆典历时40余年完成的著名训诂著作《自嘲》,又称《百木篇》和《木王》。这是因为它长得很快,而且生长范围很广。它在黄河和长江流域都有种植,是中国使用最广泛的树种之一。在古代,木匠被称为“梓人”和“梓工匠”。在《埤雅》和《周礼》,它们又被称为“楸树人”和“楸树材”,这与楸木的性能和特性密切相关。梓木的硬度介于软木和木柴之间,质地美观,耐腐烂,不易开裂和膨胀,刨平后表面光滑有光泽,适合雕刻。当它被用作家具时,它可以被用作桌案、橱柜、架子和一些精细的木制装饰部件。古代皇帝下葬时,用楸树当棺材,称为楸树棺和楸树宫。例如,湖北荆门宝山楚墓出土的棺木楸板保存完好。卢典进一步说:“梓,古语说椅子是梓,梓是梓,这就涵盖了梓的道理,而白的那一把是梓,而梓是一把有桐皮的椅子。事实上,这两棵树是相似但不同的。”(《尚书》)

杏木在当时也是一种很好的家具材料,其产地主要在黄河流域,基本比例为0.57,最高为0.66。结构细腻均匀,纹理好,膨胀小,s

那时柏树经常被用于制作家具。柏树是一种常青树,分布在中国的北部和南部。由于其生长周期长、耐寒、抗风,是古代漆器常用的胎料,也用于制作家具和棺材。例如,王松虞城《埤雅•释木•释梓》说:“你不仅救了柏树,还埋了桐乡。”内蒙古巴林右旗辽墓出土的长方形桌子,虽然漆成红色,但被鉴定为柏木制。内蒙古巴林右旗查干乌苏辽墓和佑艾辽墓出土的长方形和正方形小方帐,虽然残破不堪,但经调查是用柏木制作的。此外,在内蒙古林西县展铺乡发现了辽代的柏椅。可以看出,当时柏树在内蒙古被广泛用于家具。

宋代建筑材料种类繁多,数量巨大,对家具材料也有影响。例如,在李杰《翟使君挽歌》中,参与采伐、求解和计算工作的树种有米槠、谭、巨栎、榆树、槐树、樟子松、楠木、榆树、红松、油松和黄连木。另一个例子是在北宋时期,当时在山西省陆良山区汾河流域的兰县、离石和汾阳地区有3万至4万名伐木工人。北宋末年,由于该地区干旱,“河流干涸,南居楸得以修复,境内人口数千人”。(《营造法式•诸作功限一•锯作》卷241,引自周伟《古今图书集成•职方典》)可以看出,楠木和子木在当时的使用方式是惊人的。

楠木自古以来就是重要的建筑和家具材料。它种类繁多,主要分布在云南、贵州、四川等地,具有清香的风味,质地细腻,质地坚硬,广泛用于建筑、家具和船舶的生产。先秦时期,楠木的分布比现在更北,唐宋时期,主要分布在今天的四川。例如,在北宋的清朝,成都太守蒋棠一次种植了2000株楠木。虽然1956年在苏州虎山发现的宋代木盒是画在外面的,主要部分的接缝用金银边覆盖,并用小钉子钉牢,但盒子是用楠木制成的。楠木在当时也是一种高档的棺材材料。比如合肥包拯墓的棺材就是用金楠木做的。2003年,北宋中期,合肥经济开发区西游村出土了一口完整的楠木棺材。楠木也能形成纹理神秘的疥疮(又名楠木块,又名楠木块),宋代的一些家具中也有使用。例如,宋梅姚晨《润济侯庙记》说:“在木月南流,它可以是一道菜。”宋孔平中《和王仲仪咏瘿二十韵》也说:“齐小刚错把南马屏四周按了回去,颜色还是一样,谈个没完。”

硬木

虽然宋代家具主要使用软木和用当地材料制成的木柴,但也有用硬木制作家具的历史记录。

据《续世说•雅量》记载,开宝六年(973),浙江、浙江两地的人让钱维桢为“金脊七宝乌木椅踏床”进贡。乌木质地坚韧,在家具中使用乌木等硬木,表明北宋初期的家具制作工艺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北宋末南宋初诗人陈的词《宋会要辑稿》也有“绳床乌木”之说。从上面提到的“金岭七宝”来看,乌木的制作工艺在当时已经达到了相当的水平。

檀香也被使用到一定程度。例如,宋阳文公《菩萨蛮•荷花》记载:“咸平和景德镇,主要家庭制作檀香木和依赖卓一。”陆游《谈苑》卷《我也录》:“高宗用白木来御惠宗衣椅。钱大柱进入朝觐时,看见后说:“这是檀香椅吗?”张杰笑着说,禁学学校里用的皂脚很多。相公已经说过了,他敢用檀香当椅子?“白木”是当时普通木材的通称,类似于我们今天所说的木柴,而檀香是“降香黄檀、白檀香和红檀香”的通称

宋钊史茹《老学庵笔记》也提到了一种进口木材,与紫檀木非常相似。“麝木占据了城市,真的是蜡,但老树埋在土壤里,腐烂了。把离婚者放在第一位。它的气体有点像麝,所以叫麝香。如果你砍了生木头,拿走它,你会生气和邪恶,这是劣质产品。全荃人(即泉州人)认为是用的,比如紫檀木。”这说明当时福建泉州普遍使用紫檀木作为器皿。泉州当时是一个重要的外贸中心,用这种进口的麝香木做家具已经有一定的规模。事实上,早在唐代,就有红木家具的记载。例如,唐晨藏器《名香谱》包含“源于安南和南海的棕榈木(即紫檀木),用作床。它像紫檀,但它的颜色是红色的,它的性别是强烈的。”宋超步骘《宣和宫词》说:“慕华泽李梅宗,柏香谭,杨平隐秘,外泽骨干。”在晁步骘看来,紫檀、冷杉、柏树和檀香都是好树。

虽然在宋代真正的家具中没有发现硬木家具的遗迹,但根据以上记载,结合宋代绘画中所描绘的一些风格刚柔相济的家具形象,我们可以想象,当时一些硬木得到了发展(虽然硬木家具的繁荣时期只是在明代中后期才开始),即使是硬木家具也不容易保持到现在。20世纪70年代,浙江省瑞安市惠光塔出土了北宋时期的描金填漆檀香木信笺。然而,它是什么样的檀香木是未知的,它可能是硬木。此外,笔者认为宋代硬木家具将在未来的考古发现中被发现。

竹子、草和藤

除了木材,竹子也是宋代最广泛使用的家具材料。竹子生长期短,在中国有200多个品种,主要分布在长江流域和华南沿海地区,资源丰富。自古以来它就被用来制作家具。例如,早在《诸蕃志》,湖北荆州的竹制品就被列为当时的地方名优产品。竹制家具在宋代很流行。例如,当宋高宗南逃到台州临海时,他常常坐在竹椅上。为此,赵彦伟的《本草拾遗》卷是七年:“御座是竹椅,寺僧不是今天做的,所以是黄色的。”现存的宋代图像资料中有许多竹制家具,如《七述》的“三班溪尊者”竹椅、《尚书•禹贡》的背椅和脚架、《去麓漫钞》的竹制扶手椅、《六尊者像》的竹制玫瑰椅、《文会图》的竹制书柜和《白描罗汉图册》的竹制扶手椅

夏天,竹床受到文人的青睐。例如,苏辙的诗《十八学士图》中有一句“寒枕小竹床”,南宋杨万里的诗《五学士图》中也有一句:“青奴有寒墙,意谓青玉两端皆安。”(《药山、李翱问答图》卷31)竹席也受到学者们的喜爱。宋代的席分为凉席和暖席:夏季席多由竹、藤、苇、草、丝、麻制成;保暖垫主要由棉花、羊毛和动物皮制成。当时,祁水地区生产的一种优质竹席被称为“竹篮”。欧阳修有一次得到竹篮时非常高兴。他写了一首诗说:“休尔放了一个枕头给竹篮看,中午万里无云。”(《张胜温画梵像》卷八)为此,王安石在《病退》诗中说:“水织金文”。苏轼说:“竹枝的夏风使我苍老。谁是玉堂之花?”此外,宋人曹秀木认识邵时,常送人一张竹席,写诗一首:“崔军织钗,送至禅斋,夜半自枕底而来。”(吴楚厚《竹床》卷10)。关《诚斋集》也说:“只有芍药才能及时生根,生根,并储存竹席。”虽然它在千里之外,但一个人不用劳动就能拥有负100份拷贝。”

竹子也被用来做竹夫人,也叫青女和竹女。唐代称竹膝,宋代称竹姬,宋代称竹夫人。人们把竹子编成长长的笼子,或者拿整根竹子,穿过中间,在四周开洞,在夏天把它放在床之间。苏轼的诗都涉及朱夫人,如“留我坐在木头上,给你朱夫人谁是无语的”(《欧阳修全集•居士集》);(《次韵欧阳永叔端溪石枕蕲竹簟》):“蒲团有两膝,竹亭有两肘”(《玉堂栽花周正孺有诗次韵》):“当你听到床边只有竹子时,你的妻子不应该理解你”他还在《青厢杂记》中指出:“人们常说,竹子是一个竹夫人。”陆游《芍药谱》的第二首诗也写道:“酒已尽,又招道士,床边新聘竹女。”宋芳魁《送竹几与谢秀才》的第三首诗中也有这样的话:“凉与竹奴分作半床,书与奶在夜里独灯相伴。”宋《午窗坐睡》也说:“谷喜欢改名,易做山垩记,朱夫人易做竹妃。”这表明宋代文人对这种竹制家具的热爱是真诚的。

轿子也可以用竹子做。如宋代陈垣诗《次韵柳子玉》说:“路上泥足深,竹筏千里高。”在这里,“竹喻”就是竹轿子。竹子也被用来制作屏风。例如,宋的第二首诗《次韵柳子玉》说:“在竹帘下,画《初夏幽居》以黑竹(小竹裹黑羊皮)。”

那时,座位也是草做的,而且座位更好,但是价格很高。比如陆游的诗《杂兴》就有“一百元买席”的感觉。他还在诗《履斋示儿编•杂记•易物名》中说:“这些座位已经被打败很多年了,而木制的枕头是由残疾人陪伴的。”(《过崇仁暮宿山寺书事》卷26,55)此外,藤条也用于家具制造。例如,在宋的画中如《东堂初寒创意作竹屏障》、《柯山居士图》、《冬夜》等。藤墩有详细描述。藤床也被广泛使用。例如《秋晓》卷三谈到王安石时,就指出:“王靖之妻,越国吴夫人,性洁癖好,任真率差,这是互相矛盾的。”既然江宁的乞骸是私人的,有官藤床,但吴的假用一直没有归还,又有吏来索要,所以不敢说话。众人一上了床,他就赏;吴见了,他就还。”

  • 上一篇:浅谈意大利的风格特色
  • 下一篇:浅析仙作家具
  • 头条推荐
    Copyright © 2012 - 2019 www.haiercq.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漫钰维修网
    蜀ICP备14029888号-1   

    您要预约的项目是

    已有人预约

  • 立即预约